這個是接a5702133發的帖子,目前我找到的最完全版(話說這個無名作者好久沒更新,基本太監了)



決戰前夕(上)



吳昊一頭霧水地被田靈兒拉到了思過崖,最近嬌妻的行為真是越來越讓他難

以理解了且不說前陣在床上變得如此熱情似火,現在又天天粘在思過崖不肯回

家。如今居然硬拉著自己來到思過崖——真是莫名其妙。



思過崖除了在這裡軟禁的陸雪琪外還有什麼人麼?吳昊嘟囔著,抱怨著,但

是還是被田靈兒生生拉來了。



「陸師姐!我回來啦……」田靈兒歡快地推開沉重的鐵門,伴隨著「吱啦」

一聲,陸雪琪衣不蔽體地暴露在了吳昊的眼前。



「啊……」陸雪琪慌忙拉起身邊的薄毯,裹在了身上,這種楚楚可憐的姿勢,

反而更加映襯出她美妙的身體曲線,使之更為誘人了。吳昊一時間也沒反應過來,

青雲門的絕色女俠前面居然赤身裸體地暴露在自己的眼前,作為男人,定力再強

也難免想入非非。



更何況室內的空氣中漂浮著令人心神動蕩的香味,吳昊的下體不自覺地鼎立

了起來。好在田靈兒「咯咯」的笑聲把他拉回了魂,他干咳了一聲,頗為尷尬地

說道:「陸師妹……近來可好……」



陸雪琪盡力縮到牆角的陰影之處,低聲道:「還好……」房間裡又陷入了令

人尷尬的沉默。



就在吳昊思索著如何脫身的時候,田靈兒突然一把扯過吳昊的手,安撫在自

己豐滿的雙乳之上。



「靈兒!?你干什麼!唔……」田靈兒用櫻桃小嘴堵住了吳昊的質問,白蔥

般的玉手不安分地撫摸著吳昊的下體。當著其他人的面和愛妻親熱,吳昊做夢都

沒有想過。從小師尊教導的禮義廉恥裡面也沒有出現過比這更加荒誕的情景了。



慌亂之中,吳昊感到自己吞下了什麼東西,但是他沒有在意,反而一把猛力

推開嬌妻,氣憤地吼道:「你干什麼!」田靈兒絲毫沒有怒意,仍然咯咯媚笑著,

轉而把豐滿的身子貼了上去,一下把手伸入了吳昊的褲襠之內,手握陽具套弄起

來。



「你……啊……」吳昊突然感到一陣熱流從下體湧了上來,催動著高昂的情

欲,居然一下使自己的意識開始模糊起來,「你給我吃了什麼?靈兒……」



吳昊勉強運動真氣,想把藥力壓下去,但是貼身女體的誘惑,加上陽具的刺

激,讓他一時難以得逞。



「當然是『欲春利剛丸』啦……」田靈兒嬌聲回應著,一邊用手扯弄著自己

身上的衣服,將肉體更緊地貼住了吳昊,「吳師兄,你就好好愛我吧……」



吳昊覺得自己正在失去意識,屈從於肉體本能的欲望。一邊的陸雪琪因為沒

有穿衣服只能傻傻地看著這莫名的一幕,靈兒到底要干什麼!?瘋了不成?等她

回過神來再看吳昊的時候,陸雪琪發現吳昊已經失去了理智,一邊雙手抓弄著田

靈兒的雙乳,一邊撕碎她的衣服。



「啊!陸姐姐快來救我啊……」田靈兒看似很痛苦地向陸雪琪求助,出於本

能地,陸雪琪站起身向前邁了一步。就這麼一步,她一把被田靈兒拉到了吳昊的

懷中,身上的薄毯隨之滑落到地上。



此時的吳昊就像一頭發情的野獸緊緊抱住了陸雪琪,雙手瘋狂地在陸雪琪的

全身撫弄和揉捏,而田靈兒卻順勢解脫出來,在一邊嬉笑著看著狼狽的陸雪琪。



「你到底要干什麼……靈兒……」



「陸姐姐,我想過了……」田靈兒用一種飄忽的語氣說,「我們之間親熱終

究不如男人給你的快樂巨大,我擁有什麼,作為好姐妹你也應該擁有什麼……我

要和你一起分享我的丈夫!」



自從被換了魂魄之後,陸雪琪一直陷入金瓶兒的淫術之中,唯有最近雖然日

日與田靈兒纏綿,但是淫術對陸雪琪的控制卻不如往日那般強烈,陸雪琪也慢慢

回復了幾分神智。在這種情況下,陸雪琪立刻感到了田靈兒的異樣。



同樣身為女人,陸雪琪知道對於自己深愛之人的愛戀是不可能和另一個女人

分享的,田靈兒怎麼可能會說出這麼荒謬的主意!?



「吳昊是你丈夫啊!他是你的丈夫!」陸雪琪在吳昊粗野的懷抱中掙脫不過,

她甚至恐怖地感到吳昊的下體正堅硬地頂在自己的臀部,緊急之中,陸雪琪只能

向田靈兒高叫起來。



被陸雪琪這麼一喊,田靈兒原本迷茫的眼神仿佛清澈了幾分:「吳昊……吳

師兄……」



「唔……」蘇茹又一次感覺自己臨近了高潮,但是任她如何抽弄下體,也無

法再進一步。自從被秦無炎內射之後,她體內的淫蠱好似嘗到了甜頭,催促般地

增大了媚藥和挑逗的頻率。



又經過了5天的忍耐,蘇茹感到自己的身體和精神都已經達到了極限。即便

是手淫也已經無法達到任何輕微的高潮了。剛開始只是整個身體發狂般地要求性

交,而現在肉體的欲望已經徹底控制了精神,她覺得只要有任何一個男人在場,

她都會毫不猶豫地撲上去。更殘酷的是,只有秦無炎的精液才可以解性欲之苦!



蘇茹徹底絕望了,再這麼下去,宋大仁肯定會發現的。唯有找上秦無炎,先

解除目前的窘境再說,到時只要稍有緩解,與他拼一場,看看能不能弄到解蠱的

方法。抱著這種想法,蘇茹打開了秦無炎留下的包裹。



包裹裡面是一封信和一件黑色網狀的緊身衣。信的內容只有寥寥幾句:「裸

身穿衣,後山竹林。」



蘇茹勉強克制著肉欲,紅著臉穿上這淫亂的緊身衣時,除了羞恥之外,她還

感到一種興奮……這是件怎樣的衣服啊,細密的網狀蕾絲,套裝的樣式,但是上

面卻拉不到肩部,只能露出半個胸部和粉肩。



因為裸穿的關系,前面兩個乳頭陷入網格之中,呼之欲出,而下體處卻被一

塊皮革牢牢遮住。被淫蠱改造過的美艷肉體,在緊身衣的村托之下,不僅曲線畢

露,還增添了誘人的性感。



蘇茹在鏡子前面猶豫了半天,最終仍然抵制不了性欲的催促,略微打開窗子

看了看外面沒人,便奪門而出,徑直向竹林跑去。隱伏在竹林相反方向的秦無炎

緩然踱入門內,從懷中拿出一封信放在蘇茹房內的石桌上,惻惻一笑:「好戲就

要開演了……」

田不易自從下山之時就感到一陣陣的不安,近期來魔教行動越發詭異,多個

分舵早已人去樓空。田不易急行了幾百裡,仍然沒有發現任何魔教中人。於是他

御劍至小村裡,欲借宿一晚,來日回山與眾人商議。



剛准備踏進客棧,後面有個冰冷的女聲叫道:「田不易!」



「你怎麼也在這裡?」田不易收了赤炎,淡淡地說道。「有弟子稟報說,大

竹峰出了事,自從你走後,蘇茹師姐一直閉門不出,裡面還傳來痛苦的呻吟之聲……」



「什麼!?」愛妻有什麼閃失都會深深牽動著田不易的心,「我立即啟程回

去……」



田不易說完,轉身便走。水月冷笑一聲:「蘇茹有什麼事,我定然不會放過

你……我這裡事情也了了,我和你同去!」



田不易轉念一思,這水月雖然和自己長年不和,但是和自己的妻子卻是從小

到大的姐妹,就和她同去吧。於是,也不答話,飛身上劍,直奔青雲山而去。



田靈兒癡癡地看著吳昊,全身開始顫動起來,仿佛受到什麼術的禁錮,她抱

住自己的腦袋蹲坐下來,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不要……不要……我不是淫亂

的女人……不是……」



陸雪琪目瞪口呆地看著行為異常的田靈兒,在她背後的吳昊卻仍然被欲火控

制著,兩個大手搓弄這陸雪琪的雙乳,食指瘋狂地挑逗著她的乳頭。不可抑止地,

陸雪琪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了感覺,自從身體被「回顏」浸淫過之後,身體上下仿

佛都變成了敏感帶,稍有挑逗便會迅速發情。



陸雪琪感到自己仿佛又要陷入淫欲中去,對這種感覺她已經無法說清是愛是

恨,她勉強守住最後的一絲清明,叫道:「靈兒!靈兒!」然而,靈兒仍然沒有

蘇醒過來,只是深深地跪倒在地上,喃喃著。



「唔……」陸雪琪被推倒在地,後面的吳昊拉出自己早已堅挺多時的陽具,

准備從後面一股腦地捅入。就在此時,一股勁風襲過,硬是把吳昊擋在了陸雪琪

的身後不能動彈半分。



從門外傳來蘇茹的聲音:「陸師妹先保護靈兒退下……吳昊由我來抵擋!」

蘇茹雖然身中淫蠱,但是功力卻不減半分,對付一個被春藥迷亂心智的吳昊應該

綽綽有余。於是陸雪琪馬上把靈兒連拖帶拉地縮到牆角。此時的吳昊已經徹底陷

入欲望之中,看蘇茹壞了自己的好事,立刻向屋外的蘇茹追去。



蘇茹看著屋裡的吳昊跑出來,先是松了口氣,但是看到吳昊的胯下之物,瞬

時呆立在了那裡。受到淫藥的影響,吳昊的肉棒高高翹起,向著蘇茹飛撲而來。

蘇茹想移動手腳卻是不能的了。



原來正是這黑色絲網惹得禍!秦無炎所特制的這種黑絲其實是用淫蠱所吐之

絲制成,因為淫蠱是至淫奇物,所吐之絲也異常堅忍,一旦穿上便很難脫下。並

且可以感知異性所散發的氣息,一旦感知到,這黑絲便會引發受主體內淫蠱一起

運動,同時束縛穿著之人的真氣。



換言之,穿上了這件暴露的黑色絲衣,一旦受到異性的攻擊便毫無還手之力,

而且還會因此動情,唯有淫蠱的主人才可以解開。蘇茹感覺身體裡的欲望又一次

炙熱起來,當吳昊粗暴地揉捏著她乳房的時候,她就已經無法遏止地陶醉其中。



很快,蘇茹就開始呻吟起來,在裡屋的田靈兒仍然失神地喃喃自語著,陸雪

琪聽到蘇茹動情的呻吟聲不由心起疑惑,蘇師姐怎麼可能打不過失去理智的吳昊?

白玉柔看田靈兒暫無性命之憂,於是起身向外屋走去。



「啊……」看到這樣的場景白玉柔不由叫出了聲。蘇茹,蘇師姐怎麼會穿著

這麼淫邪的衣服!?現在映在蘇茹臉上的表情充滿著對與肉欲的貪求和陶醉,小

嘴裡嫵媚的嬌聲仿佛挑逗著進一步的侵犯。



難道!?蘇師姐也和我一樣中了魔教的奸計麼?可怕的是,看著這樣香艷的

場面,陸雪琪覺得自己的身體居然開始火熱起來,下體傳來了陣陣瘙癢。天啊!

我怎麼了……你不是很想要麼?看看蘇茹快樂的樣子,加入他們,加入他們……

心裡突然產生這種想法,連陸雪琪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不行……我不能這樣,陸雪琪反抗著這種誘惑,然而,蘇茹的叫聲開始越來

越大,裡面甚至帶了一些不堪入耳的淫語:「好棒……喔~~~ 」蘇茹緊緊揉住吳

昊的脖子,熟美的肉體妖艷地緊貼吳昊的身體,徹底淪陷在情欲之中。



啊……怎麼……怎麼可以這樣?陸雪琪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盯著他們交合的地

方,應該很舒服吧……當產生這種想法的時候,手開始不自覺地攀上自己豐滿的

乳房,無意識地自慰起來。一旦開始就無法停止,陸雪琪知道這是手淫,但是已

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了。我也好想要……身子就這樣慢慢移動了過去,火熱地

投入到三個人的淫戲之中……



「什麼!?」田不易看著信爆叫了起來,「水月,速速聯系各峰首座,蘇茹

發現了魔教蹤跡,他們正向思過崖趕去,企圖破壞天機鎖後劫走陸師妹!」



「啊,魔教居然如此大膽!這可是蘇茹的筆跡?」



「正是!我先趕去……你召集弟子之後也速速趕來吧……」



「好!」雖然田不易與水月不合,但是真到了這種時候,反而異常地有默契。

此時的青雲門並不知道,魔教最大的陷阱就是在這裡設下的。冷眼看著裡面瘋狂

亂交的三個人,秦無炎不由泛起了微笑。



還沒有到30日,淫蠱就把一個英氣逼人的女俠變成了不能抗拒肉欲的蕩婦,

恐怕蘇茹以後都不能回到以前的狀態了吧。陸雪琪加入戰局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由三妙夫人親自操控的魔音,果然效力非凡。只是為什麼田靈兒沒有出現?根據

最早布下的暗示,她應該也會加入才是啊!



「怎麼了?」一個嬌媚的聲音突然出現在他的耳邊,「田不易他們已經從大

竹峰火速趕來了……」



秦無炎淡然看了看身邊的金瓶兒:「田靈兒沒有出來!」



「什麼!?」一陣香風飄過,金瓶兒已進了內室,外面傳來蘇茹和陸雪琪妖

媚的浪叫聲,他們已經無暇察覺了。



只見趙靈兒正縮在牆角,仍然在喃喃自語,眼神空洞。



「原來受了刺激麼……」金瓶兒嘿嘿一笑,「憶!淫!媚!」金瓶兒對著田

靈兒的天靈深深一指。



田靈兒渾身顫了顫,立刻清純的臉上浮現出淫蕩妖媚的笑容:「拜見妙公子!」



「你完成的很好!這是賞你的,小狐狸精……」金瓶兒只是彈了個響指,田

靈兒立刻癱倒在地,全身痙攣地高潮了。



「好~~棒……」田靈兒感受著身體裡湧現出的強烈快感,是的,我要服從,

更加服從。



「好了,起來吧,好好去伺候你的母親和師姐吧……讓她們充分感受到性的

樂趣吧……」



「是的……是的……」田靈兒立刻向外室走去。



「等等!把這個帶上!如果你的父親來,就把它給你的父親戴上。哈哈哈……」



「是……」田靈兒順從地接過一個黑色的戒指,然後迫不及待地走出內室,

加入了三人的淫戲團。



田不易御著赤炎,很快就來到了思過崖。他警覺地握緊赤炎,慢慢逼向緊逼

的洞門。沒有任何的埋伏,但是卻有種說不出的詭異!到了門口,隱隱聽到裡面

有人聲傳來,有男人的聲音也有女人的聲音,隔著厚重的石門聽不真切。



不是魔教的人!或者裡面正在廝殺?念及嬌妻和女兒都在裡面,田不易也管

不了許多,為自己念了一個護身真訣就推開門沖了進去!「這……怎麼會這樣!」



眼前的情形讓田不易實在難以接受:蘇茹、田靈兒、陸雪琪正跪在吳昊的身

前,爭先恐後地舔弄吳昊的肉棒!而吳昊卻一臉狂熱的按著蘇茹的頭,揉捏著她

的乳房!這怎麼可能!小茹不是這樣的人啊!為什麼靈兒不阻止她?陸雪琪怎麼

會加入其中?這些都遠遠超出了田不易的想像。



這時,三個女人才發現田不易闖了進來。蘇茹貪婪淫媚的表情突然凝固了,

陸雪琪也羞恥地停了下來,只有田靈兒仍然毫不理會地吞吐著吳昊的肉棒,吳昊

血紅的雙眼仍然表明他沉醉在春藥的淫威之下。



田不易大喝一聲,立刻突出一口血來。他肥大的身軀向後倒退了幾步,依著

牆停了下來。一時之間,整個房間裡只有田靈兒舔弄肉棒的聲音。



「蘇茹,你說!」田不易低沉的男聲讓蘇茹全身一陣,雖然此時的蘇茹羞愧

難當,簡直就想死在丈夫的面前,但是,她在濃郁的異性氣息的旁邊,什麼也做

不了。被淫蠱不斷挑逗的成熟肉體,仍然飽受著情欲的煎熬,雙腿之間的蜜穴裡

還是無法控制地流出蜜汁。



「我……」蘇茹低低抽泣著,「我……中了淫魄喪魂蠱……」



「啊!」田不易又吐出一口血,他喘著粗氣急急問到,「已經幾日了?」



「已經……過了30日了!」



「……」田不易也沉默了。這時,吳昊高聲叫著在田靈兒的嘴裡射了精,田

靈兒美美地吞食了下去,意猶未盡地舔了舔自己的手指。



「爹爹……」田靈兒突然用擁抱的姿勢沖向田不易。田不易還沒有反應過來,

就被套上了戒指。



「你……」田不易還沒有說出話,他就發現下體立刻堅挺了起來!全身真氣

外洩!田不易仿佛用雙手在驅趕什麼,但是魅惑的女體已經牢牢貼上了他的身體,

並且把他的肉棒含入口中,正是他的女兒田靈兒!



「靈兒!你做什麼!」蘇茹不由叫出了口,她掙扎著直起身子。然而,她的

身體立刻被吳昊抱住,吳昊又一次挺起肉棒准備往蘇茹的肉穴插進去。



「不要!」蘇茹大聲叫起來,「不易!!!救我!!!」



此時,田不易已經失去了理智。那個黑色的戒指,正是合歡派寶物之一——

合歡戒。帶合歡戒的人會突然性欲高漲失去理智,一旦獲得高潮,那麼會導致真

氣外洩不止,最後干枯致死。



真正的合歡戒只有一個,但是卻可以幻化出很多個贗品。這些贗品根據制作

者的能力而發揮威力。現在的這個合歡戒正是贗品,如果田不易正常的狀態下,

或許依靠意志可以輕松撐過去,然而田不易卻是在心神大動的情況下戴上了這個

戒指。



田靈兒年輕嫵媚的肉體又成為一種催化劑,身體裡散發出來的女體香,更是

讓他深陷其中。田不易最終狂暴地抱起靈兒的將硬挺的肉棒狠狠插入她的下體!



「哦~~~ 」田靈兒淫亂地高叫起來。



「不要啊……」蘇茹悲鳴道,終於……不可挽回了。這是吳昊也從後面硬生

生地插入了蘇茹的小穴。



「唔……」身體不自覺地又火熱起來,不行,不能這樣,蘇茹心裡不停呼喊

著,然而肉體卻越來越火熱,沒有秦無炎的陽精,任何性的接觸對蘇茹而言都是

一種催淫。陸雪琪徹底被眼前的情形驚住了,為什麼?為什麼堂堂的青雲門變成

了如此的淫亂之地,這裡的2個掌門正深深陷入情欲無法自拔。



「大家快一點!」水月沖在隊伍的最前面進入了洞內。



「哦~~~ 」一聲極為滿足的嬌聲灌入眾人的耳朵,大家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田不易正操著他的女兒田靈兒,並且居然在她的體內射了精!而一向清純可愛的

靈兒居然淫蕩地陶醉著!



「田不易!你……」水月剛想上前將他們分開,她卻看到了在靠近內室正和

吳昊媾和中的蘇茹!蘇茹用幾乎絕望的眼神看著水月,在吳昊的高叫聲中獲得了

蘇茹的欲望達到了頂點,但是卻沒有高潮。



一陣陣性沖動淹沒了蘇茹,她痛苦地叫道:「秦無炎!!!」更多的弟子湧

了進來。田不易的身體開始如枯木般萎縮起來,田靈兒跪在他的面前癡癡地笑著,

仿佛是看著什麼很好玩的東西。吳昊的藥效終於快到盡頭了,剛硬的陽具開始軟

化。



卻是蘇茹瘋狂地舔弄他的陽具,嘴裡還浪叫著:「不要……給我……給我……」

還是水月最早反應過來,她一步踏上前去,搭住田不易,轉手輸入真氣,企圖在

最後關頭救他性命。



就在此時,一直在黑暗裡的秦無炎、金瓶兒現出了真身,秦無炎抱起迷亂的

蘇茹,金瓶兒強行擄起一邊呆看的陸雪琪,立馬往內室的窗外跳了出去!水月只

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從懸崖逃走,而無法脫開雙手……



今夜,青雲的風特別得冷……



***********************************

不好意思,最近非常忙,不過我說到做到,一定會更新。這次讓大家久等了。

年關難過,只要我有空我就肯定會寫。有點可以很確定的說,就是此文不會太監,

這點大家放心!我會盡力保證質量。由於《誅仙》體系龐大,我決定把相關內容

稍微鋪開,主線支線並為2條,現在已經合流了。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我

會繼續努力!謝謝!最後劇透一下,最後的最後,我會放出全文下載的txt,

可能會根據部分讀者意見形成最終的增強版!謝謝各位!

***********************************





決戰前夕(中)



「哦~~好棒~~~ 」小白媚眼如絲地看著身後努力抽插的鬼王,發出勾人魂魄

的浪叫。



「啊……高潮了……」小白癱倒在鬼王粗重的胸口,「我好多了……」只是

輕輕地低語卻讓人自然而然地感到一種愛憐。



鬼王長歎了一口氣,又一次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小癡。一樣是狐族的女子,

小癡卻沒有能像小白一樣獲得如此長久,早早地離開了這個世界。千年的狐妖幻

化成女子就像一汪春水,讓世間千千萬萬的男子癡迷,然而,如此自信的小白在

鬼王的面前卻失去了魅力,這樣癡情的男人居然還存活在世界上。



被鎖在焚天谷幾百年的光陰讓小白忍受了多少痛苦,狐族女子一旦不能交合,

即使功力也會損失殆盡。千年的道行也只有在以後多次的交合中慢慢恢復了。



「你有把握?」鬼王看著懷裡的小白,再一次問到。



「如果是有現成的魂魄或許可以一試。」



「現成的魂魄不是問題,只是……瑤兒如果真的醒來,那僅存的一魄能夠順

利召回那本來的七魂二魄麼?還是會變成另外一個人?」



小白微微一笑:「只要她能憶起來,就不會迷失自己,只要有鬼厲在,你以

為她會忘記原來的自己麼?」



鬼王松了一口氣:「正是如此!」



「放心的話,我們再來次吧……」小白獻媚地把鬼王的肉棒含入口中……



「嗯~~~ 不要……」蘇茹軟綿綿地倒在秦無炎的懷裡被他淫玩著身體,從青

雲出來已經有五天了。秦無炎和金瓶兒把蘇茹與陸雪琪帶到了鬼門宗的地下密室

中開始調教。



在最後的決戰時刻,熟悉地形的向導不可或缺,能夠熟悉敵方一切信息的人

才當然也是不可或缺的。而陸雪琪、蘇茹正是最佳的人選。把田靈兒放在青雲只

是為了進一步破壞青雲門在正道中的影響,從現在的情形來看,讓陸雪琪、蘇茹

徹底沉淪,變成忠實的奴僕才是當務之急。



為此,秦無炎和金瓶兒選取了這個隱秘的場所親自進行調教。其實,對於已

經深陷淫蠱的蘇茹和淫魂蕩魄的陸雪琪而言,這種調教只是促成結果早日發生的

手段而已。



「哦~~~ 」蘇茹性感地仰起頭。



「想要麼?想要就求我操你……」



「嗯~~唔~~~ 」蘇茹倔強地搖著頭。



「昨天還趴在地上求我操,今天就開始嘴硬了麼?」秦無炎嘿嘿一笑,又一

次操縱淫蠱進一步發作。



蘇茹感覺自己的全身都渴求著秦無炎的撫摸,眼神迷離起來。玉手不自覺地

游離到秦無炎的胯下,好粗壯好堅硬……秦無炎從背後握住蘇茹的乳房,有技巧

地挑逗她的乳頭。



「看呀……對面好火熱哦……」金瓶兒將一個香鼎置於被捆成大字的陸雪琪

的面前,從香鼎裡散發出怡人的香氣,繚繞在空氣中。



金瓶兒隨即開始對著香鼎念咒,香霧越聚越濃,很快陸雪琪就被環繞在香霧

裡面,而外面卻已然聞不到任何香氣了。



這正是合歡派的四寶之二——媚女鼎。每個合歡派的弟子都曾陷入媚女鼎的

香氣之中以求獲得魅惑之氣,通過媚女鼎不斷地熏陶,會讓深陷其中的女子從氣

質上變得嫵媚放浪,這種改變對本人而言卻幾乎是沒有感覺的,然而對他人而言

卻非常明顯。



一般合歡派的弟子只是陷入此霧三炷香的時間,這樣可以獲得令人迷醉的氣

質,有利於媚功的施展。但是時間過長則會適得其反,過於妖媚過於放浪的氣質

就算走在大街上也會招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合歡派是禁止門徒過於沉醉於媚女

鼎的。



但是,這次金瓶兒卻決定讓陸雪琪陷入此霧九支香的時間!即使不能讓她成

為性奴,起碼也能讓她在外人看來變成了蕩婦,這樣的話,她百口莫辯,想回去

也是不能了。



蘇茹終於再也經受不住挑逗,匍匐在秦無炎的面前,企圖含入他的肉棒。秦

無炎硬是運起真氣讓她無法靠近。蘇茹急得冒出了香汗,左手揉捏著肥大的乳房,

右手伸入下體手淫起來。



「真是淫亂的女人啊……」秦無炎繼續刺激著蘇茹,「你的丈夫已經死了,

淫亂點也沒有人會知道的。」



「啊……」迷亂在情欲中的蘇茹突然聽到田不易的名字,不由心中一顫。秦

無炎把肉棒放在蘇茹的面前,強烈的男性氣味傳過來,打斷了蘇茹的悲痛。她不

自覺地舔了舔嘴唇。



「忘記那個死胖子吧……我就給你肉棒……」



「啊……不易他不是……」蘇茹艱苦地忍耐著,肉棒的氣息像是一種毒癮讓

她感到非常的興奮和難受。



「你這麼淫亂還能怎樣過正常的生活?田不易能夠滿足你麼?」



「啊……」蘇茹用手捂住耳朵,瘋狂搖著頭,「我不要聽!我不要聽!」



「世界上只有我可以滿足你!」秦無炎粗暴地拉開蘇茹的手轉到背後,用肉

棒一捅而入!



「啊!!!」混合著滿足和快樂的呻吟聲在蘇茹的櫻桃小口中傳了出來……



「哇……不錯不錯……」當媚女鼎的香氣漸漸散開,即使是金瓶兒也仿佛收

到了蠱惑。曾經冷落冰霜、英氣絕倫的臉孔並沒有改變,但是陸雪琪身上的氣質

卻已經蕩然無存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讓人立刻產生性沖動的淫媚之氣。



一汪春水般的雙眼,羞紅的臉頰,櫻紅的小口,高聳的乳房,水蛇腰,修長

的腿部曲線——真是很完美的性愛人偶。金瓶兒故意拿出一面鏡子讓陸雪琪看到

裡面的自己。



「這……這不是我!」陸雪琪絕望地看到自己勾人魂魄的樣子,即使在絕望

中居然仍可以風情萬種,「這不是真的!」



陸雪琪哭泣起來,這副樣子就再也不能回去了,沒有人會相信自己是清白的,

所有的人都只會認為我是個蕩婦的。



「哎呀……真是讓人憐惜呢……」金瓶兒愉快地看著陸雪琪痛苦的樣子。



「如果你發起情來,估計沒有男人可以抗拒呢……」金瓶兒從身後掏出一個

鈴鐺,陸雪琪一看就止住了哭泣,正是合歡鈴!



「你要做什麼!」陸雪琪慌忙地問道。



「用迷魂的方式改變你就沒有意義了。這個方法雖然有些痛苦,但是能讓你

墮落得最為徹底呢……」



「不要……你要做什麼……」



「叮鈴……」陸雪琪突然怔住了,又是一次「叮鈴……」肉欲在體內翻騰地

湧現上來,腦子仿佛已經不能思考了,陸雪琪搖晃著腦袋狂叫著:「不要……不

要……」



「哈哈哈……你以為你能抗拒這樣的鈴聲麼……你的魂魄已經不是你的了……」



要,我要肉棒,不管什麼都可以,快樂,我要高潮……各種淫亂的聲音在耳

邊響起,淫亂的魂魄終於開始侵襲最後的軀殼。陸雪琪的表情開始改變,一會兒

變得淫亂放浪,一會兒變得痛苦不堪,一會又開始挑逗的微笑……



「你堅持不了多久的……上天賜予你的魂魄已經不在了,這軀殼就讓它充分

享受女人的快樂吧……」乳房變得如此的腫脹,下體早已經泥濘不堪,誘人的身

體是如此的火熱,僅存的理性在欲望的催促下漸漸模糊起來。無數淫亂的聲音在

腦子裡不斷的回響。



看著陸雪琪迷亂的表情,金瓶兒俯下身子在陸雪琪的下體加上了貞潔鎖,然

後把合歡鈴別在了鎖上。這樣催淫的鈴聲就會一直伴隨著陸雪琪,由於無法自慰,

欲火將一直焚燒陸雪琪的理智,最終將會把她最後的一絲尊嚴磨盡。



第三次秦無炎把肉棒從蘇茹泥濘的下體拔了出來。



「唔……不要~~」蘇茹終於再也忍不住這樣的折磨,說出了淫蕩的話語。



「淫婦,你的丈夫死了,你還那麼想被男人操麼?」秦無炎無情地鞭笞著蘇

茹的自尊。



「不易沒有死……」肉棒突然又一次捅入,在她的媚肉裡面攪動起來。



「嗯~~哦~~~~」蘇茹妖媚的蠻腰迎合著秦無炎的抽動,但是就在即將迎來高

潮的一剎,肉棒又一次出去了。



「啊~~~ 讓我高潮~~~ 」蘇茹不知羞恥地用下體尋找著秦無炎的陽具,淫亂

地搖晃著豐滿的臀部。



「還不承認自己是淫蕩的女人麼?」肉棒在陰唇上緩緩的摩擦卻就是不進來。

好難受……蘇茹又一次發出不滿的哼聲。



「說!你是一個淫亂的女人!」



「唔~~~ 」



「蠢女人!說!只要說了我就給你!」



蘇茹再也堅持不住:「唔……我是……淫亂的女人……」



「大聲點!」



「我是淫亂的女人!啊……」



肉棒深深地插進來,給蘇茹帶來強烈的滿足感,心裡的一角終於開始崩壞。



「喔~~馬上就要……」蘇茹又一次臨近了高潮,淫蠱讓陰道的蠕動更加強烈,

秦無炎差點因此沒有守住精關,深呼了一口氣後,他仍然沒有射出來。但是蘇茹

達到了虛假的高潮,持續了不到2分鐘,情欲比先前更激烈地包圍了她。



「怎麼……怎麼會這樣……」蘇茹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的肉體又一次火熱起

來。「哈哈哈,沒有我的精液,你達到的高潮只是暫時的,淫蠱卻會因為你的陰

精而越發饑餓……」很快蘇茹開始再度扭動性感的身軀,比前面更加的性欲高漲。



「給我~~~ 好難過……」



「明白了麼?這個世界上只有我才能讓你滿足!」秦無炎居高臨下地看著跪

伏在肉棒前充滿春情的蘇茹,接著他又開始挑弄蘇茹的下體和乳房。



「求求你……求求你……」蘇茹在欲火的煎熬下挺起腰,貪婪地接收著挑弄。



「誰才是你的主人?說……」



「你……」



「說名字,大聲點!」秦無炎用肉棒抽了下蘇茹的臉。



「秦無炎……是……我主人……」



「再說遍!」



「秦無炎是我主人!」蘇茹這次毫不猶豫地講了出來。



「我不僅是你的主人,我還是你的丈夫……」秦無炎陰險地微笑起來,要真

正突破蘇茹的心理防線,讓她自甘下賤還不行,還要讓她首肯自己的地位,而田

不易正是蘇茹心中的痛。



「不……我的丈夫是田不易!」蘇茹突然清醒地回答道。



「哈哈哈哈!田不易已經死了!他再也不能插你了!」隨著秦無炎的話,他

的手開始撥弄蘇茹的陰阜,只是輕輕的觸碰,讓蘇茹的全身火熱起來,欲念更盛。



「嗚~~~ 」



「說!誰才是你的丈夫!否則我永遠不讓你高潮!」秦無炎的手絲毫沒有停

留的跡像,蘇茹迅速地沉迷下去,瘋狂地搖著頭。



「說!快說!」



「要瘋了……好難過……好難過啊……」蘇茹臉上的表情表明她已經接近失

去神智的邊緣,如果真的把她變成白癡倒也不是秦無炎的目的。



「說!你的丈夫是秦無炎!快說!說出來就可以高潮了!」



「哦~~~ 我的丈夫是……秦無炎!!!!啊~~~~~ 」秦無炎催動蘇茹體內的

淫蠱,蘇茹霎時迎來了當天第一次真正的高潮。



秦無炎看著陶醉在高潮中的蘇茹,微微笑了下:「蘇夫人,你的日子才剛剛

開始呢……」



陸雪琪瘋狂地抓弄著自己的乳房和下體,下體的貞女鎖讓她根本就無法獲得

任何的快感。各種淫語在耳邊不斷的低語,硬生生地把各種淫亂的想法灌輸進她

的腦海,這些讓陸雪琪的精神已經接近瘋狂的邊緣。



「哎呀,那麼快就欲求不滿了麼?」金瓶兒嘲笑看著在地上難過蠕動的陸雪

琪。



「好難過……給我……」金瓶兒壞壞一笑,「喲,冷艷清純的陸女俠想找男

人麼?」



「我……」豐滿的雙腿相互摩擦著,但是卻不能減輕一點點性欲。



「你不說……我怎麼幫你呢……」金瓶兒用魅惑的口氣,靠近陸雪琪用手捏

弄陸雪琪的已經勃起的乳頭。



性感帶受到挑弄,讓欲火高漲的陸雪琪哼除了聲:「不要……不要弄我……

唔~~」



「好呀,那麼我走了……」



「啊!不要走……」想到自己還要忍受這樣的煎熬,陸雪琪本能地叫住了金

瓶兒。



「那麼你要我怎麼樣?」淫亂的話只能讓她自己說出來,金瓶兒看著陸雪琪。



「我……給我……」



「給你什麼?」



「我要……」



「說出來要什麼,否則我走了……」金瓶兒立刻直起身向門外走去。



「給我高潮!我好難過!」



「你是不是很想把你的手指放到你的濕淋淋的小穴裡面去?」



「我……是的……」陸雪琪羞紅了臉,雖然曾經在小屋中也說過淫蕩的話,

但是這次卻在敵人面前說出來,這讓她非常羞恥。



「你想不想要肉棒?」



「我……哦~~~ 」只是想起男人的肉棒,陸雪琪全身更加火熱起來。



「哈哈哈!你這個淫娃還能稱作是冰清玉潔的女俠麼?」



「我……」陸雪琪委屈地掉下了眼淚,我這是怎麼了?我怎麼會變得如此軟

弱……



「好吧,那麼我就滿足你……但是你要讓他們都射精哦!」門後走出了十幾

個彪形大漢,挺著巨大的肉棒從陰影裡面現身。一根根肉棒湊到陸雪琪的面前,

男人下體的味道讓她感到一陣陣的興,只要滿足他們我就能夠解脫了,想到這裡,

陸雪琪玉手握起肉棒,開始舔弄起來……



在另一個密室之中,小白正坐在碧瑤躺的床前。冰晶的玉床上是一個少女柔

美的軀體,在這個秀美的軀殼裡面只剩下最後的一魂一魄,人體就

成為伊莉的版主,你將獲得更高級和無限的權限。把你感興趣的版面一步步地發展和豐盛,那種滿足感等著你來嚐嚐喔。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魂魄就仿佛容器內的水,容器可以調換犒犗犓犕,閩閡閤閨但是魂魄卻無法憑空地填滿。



這次鬼厲從萬裡大山裡面終於找到了可以充盈魂魄的方法——就是移魂填魂!

巫苗族曾經用這種遠古的禁術,犧牲了近千人的生命和魂魄喚回了女神銀銡銅銣,聜聞聚聝然而,

千人的靈魂不是純淨的菄萛蓇蒴,誤誚誌說被犧牲時的痛苦和憎恨讓復活的女神充滿了戾氣。



很快,復活的女神就造出了讓人恐懼的獸神熆熒熀熁,嫦嫮嫢孷反而遺禍了天地。金瓶兒用於

陸雪琪身上的「移魂換魄」之法就如同將本來清澈的水變成了渾濁的污水,久而

久之就會影響到一個人的本質和本性。要讓碧瑤再次復生,要找到施術之人就已

經很困難了,如果還要有魂魄可以灌入,那麼更是難上加難。



鬼厲正好機緣湊巧救了在焚天谷陷入困境的千年九尾妖狐小白,再加上鬼王

一再強調不缺純淨的魂魄,才湊齊了這基本條件。但是由於小白關在焚天谷幾百

年,不能與男性交合,所以功力退化得很厲害。



經過這半月來與鬼王的媾和,功力僅僅回復了五成,勉強可以進行儀式。看

著姐妹小癡的女兒,小白不由輕輕歎了口氣:「移魂填魄本來就是逆天行事,成

與不成我只能盡力一試!不管成與不成,小癡你都要原諒我!」



儀式的日子終於還是來到了,此時的小白已經恢復了九成的功力。在一次次

的確認下,確信肯定沒有問題了,鬼王才答應小白一試。為了女兒的回生,鬼王

幾乎傾注了所有的心血,這次儀式的護法之一便是由自己親自擔任,其他兩個在

場的人,一位是鬼厲,一位便是朱雀。儀式持續的時間並不長,總共也就2天的

時間。所用純淨的魂魄正是陸雪琪的魂魄!



「哦~~親夫君,我還要嘛……」蘇茹淫蕩地搖晃著雪白的屁股,撒嬌般地用

粉臉摩擦著秦無炎的肉棒。從思過崖一役之後,已經經過了30日。這30日內,

秦無炎用各種方式一步步引逗蘇茹的情欲,通過不斷地讓她重復淫亂的話語剝奪

她的人格尊嚴,終於使之淪落到身心俱喪的境界。



加上淫蠱的不斷催發,每時每刻都讓蘇茹沉迷在無邊的肉欲之中。考慮到蘇

茹心中最難忘卻的人是田不易,所以不斷地讓她在性歡愉的時候稱自己為夫君,

一方面是加強她的負罪感,另一方面讓她徹底對對田不易死心,讓她享受背叛快

感同時,也對自己忠心耿耿。



剛開始的時候,當蘇茹無論如何也不肯稱秦無炎為「夫君」,通過數十次的

高潮挑逗,也無法使之開口,這著實讓秦無炎擔心了一把。但是隨著淫蠱對於秦

無炎的精液上癮,蘇茹越來越陶醉在濃濃的快感裡面了,最終趁蘇茹迷亂的時候

讓她叫了出來。



一旦開口,蘇茹的心理防線就開始全面崩潰。叫出「夫君」用了10天,叫

出「好夫君」「親夫君」用了5天,叫出「夫君插我……干我……」才用了3天,

現在的蘇茹已經發現只要叫出「夫君」就能獲得精液,於是她瘋狂的,嘶聲力竭

地叫著秦無炎夫君,終於一個讓她刻骨銘心的詞語,在高潮一波波的沖擊下變得

淫亂不堪、一錢不值了。



陸雪琪的心智則比蘇茹堅強得多,前15日金瓶兒居然沒有給陸雪琪任何高

潮的機會。面對男人的肉棒,陸雪琪的精神已經逐步麻木,瘋狂套弄陽物使之射

精的結果,就是房間裡面搞得滿地精液。



但是,無論如何身體和心理上的欲望都無法獲得滿足,貞操鎖更是讓陸雪琪

受盡了欲火的折磨,經過了10天的折磨,陸雪琪經過改造的身體已經到達了極

限。



「求求你……求求你……讓我高潮……」陸雪琪一遍套弄著男人的肉棒,一

邊向金瓶兒懇求道。



「你先告訴我你是誰?」



「我是陸雪琪……」陸雪琪不假思索地回答。



「不對!你是蕩婦陸雪琪!」



「唔……」陸雪琪千嬌百媚的臉上立刻浮現出深深得哀傷。



「說!說出來我會考慮給你高潮!」



「我……我是蕩婦……」在神智清醒的情況下說出這樣的話對陸雪琪而言還

是第一次。



「你效忠於誰?」



「我……」



「你效忠於我!沒有我你就不能滿足你的淫欲,你就不能獲得高潮!賤人!

再說一次你效忠於誰?」



「妙……公子……」金瓶兒露出勝利的微笑,朱唇微微輕啟,貞操鎖自行解

開,伴隨著合歡鈴清脆的聲音,一場肉欲的盛宴開始了……



白色的光輝籠罩著嬌柔的女體,漂浮在女體上方的是一個冷艷而又哀傷的靈

魂,看不出魂的表情,看不見魂的相貌,但是卻讓鬼厲覺得非常的熟悉,對於這

個純淨的魂魄他有著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到底是誰?他在記憶裡思索著,然而

卻是徒勞。



鬼王撇著眼看了看微皺著眉頭的鬼厲,好像感覺到了什麼,他的嘴微微抽動

了一下,終於還是沒有說出來。小白穿著一身白衣,嬌媚的臉孔因為過度的緊張

和疲勞而喪失了光彩。填魂的絕技已經有上百年沒有用過,雖然在事前演習了很

多遍,但是真的開始施法仍然異常辛苦。



經過了近2天1夜的時間,填魂終於到了最後的關頭。在小白精妙的咒語下,

陸雪琪的靈魂已經逐步浸入碧瑤的身體之中,現在僅剩最後的一魂一魄在半空調

皮地漂浮著,只要最後的一魂順利進入,這個儀式就完成了,之後所要做的只是

等候碧瑤醒來。就在這是突然發生了異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