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梅扶穎莉在沙發上躺下後,又抱住穎莉的腳親吻著,舔穎莉小腿以及腳背、腳丫穎莉就用一只腳丫子去玩弄她的兩腿之間。她一邊跪著舔穎莉的另一只腳丫子,一邊極力地分開兩腿,讓穎莉腳丫子玩的更方便一些。

穎莉腳丫子揉搓著她的紅櫻桃,慢慢磨著。剛開始嫌腳丫子干,就翹著腳丫子送到她嘴邊,嬌嬌地讓她沾些口水到穎莉腳丫子上做潤滑劑。

玩了一會後,她桃花源裡流出了許多體液,粘糊糊的,就扎煞開扇形的腳丫子伸進她嘴裡,讓她把穎莉腳丫子上沾的體液舔干淨。

她乖乖地舔食著穎莉腳丫子上沾的,她的體液,穎莉自豪而又嬌貴地翹著腳丫子做著優美的造型。這時,穎莉看她已經把穎莉腳丫子清理干淨了,就分開兩腿,揪住她的頭發讓她把頭靠到自己的桃花源。

“舔啊!給我這裡也舔干淨!”小梅猶豫著把嘴小心翼翼地靠了上來,看到穎莉的私密非常濕潤,那細嫩的肌膚所散發出來的淡淡肉香,伴著那地方特有的酸酸的太妃奶糖的味道,隨著口鼻的靠近,也越來越濃了。她含淚閉上眼,皺著眉頭開始無意識的舔起來。

這是穎莉第一次嘗到由一個女孩的嘴對自己桃花源小屄的刺激,這種感覺好新奇,好舒服!穎莉無意之中體驗到從未有過的快感!

舒服中的穎莉忽然有了撒尿的感覺,“快!我要撒尿。”小梅剛要起身拿便盂,“我憋不住了,張嘴接,快點。”穎莉頭也沒抬霸道地命令著。

“是!啊?…女……王…什麼…?” 小梅一聽愣住了,懷疑自己耳朵聽錯了,驚慌地看著穎莉。

“還用我重復嗎?。快點!不想干你就走。”穎莉威脅著她。“我…是。”小梅勉強的應著。“一滴也不許漏出來,要全部喝下去。”穎莉補充道。

小梅盡管十分吃驚穎莉為什麼竟能這樣命令她,感到萬分屈辱,可還是不敢抗拒穎莉的命令。怎麼辦?用嘴接尿嗎?這太侮辱人了!還要喝尿?!這…這難道也是保姆的職責嗎?小梅屈辱、憤恨,但也駭怕。此時的她怎敢抗拒穎莉的命令?盡管內心十分矛盾。最後還是不得不橫下一條心,張開朱唇,慢慢的用嘴包蓋住穎莉的桃花源。

“嘩……”一股帶著穎莉的體溫的尿液噴進了小梅的嘴裡,她張大著嘴,努力的咽著!嗆得眼淚都出來了,那股難聞的味道,對小梅來說已經感覺不到了!穎莉看著伏在自己腿間狂飲的小梅,蹂躪她的快感,使穎莉開心的笑出了聲!

欣賞著小梅伏在自己腿間,用舌頭給自己仔細地清理著桃花源。穎莉滿意地笑著說:“嗯,這回還可以,好了女王累了,給女王揉揉胳膊,捏捏手指頭,伺候我洗澡吧!”穎莉這才饒了她。……

小梅乖乖地跪地給穎莉揉捏按摩。待穎莉休息夠了後,開始伺候穎莉洗澡。

在小梅的攙扶下,嫩白的嬌臂搭放在小梅的肩上,小梅的一只手攬扶著穎莉的腰,另一只手擎著穎莉壓在她肩上的手臂,嬌慵無力的穎莉身體靠在幼小瘦弱的小梅身上,讓她支撐著穎莉身體的大部分重量,姍姍走進浴室,懶懶的躺靠在鋪著潔白浴巾的躺椅上,腳丫子都不用自己放進洗腳盆裡,小梅扶著穎莉躺好後,會跪下給穎莉脫下拖鞋,擎著穎莉的腳丫子放進已經倒好水的洗腳盆裡泡著。

然後用淋浴露清潔穎莉的玉體。穎莉靜靜地躺在躺椅上,手不抬,腿不分,毫不配合,任由不滿17歲的小梅給自己洗浴,哪怕是移動一下礙事的胳膊、腿都得小梅替穎莉搬動。

小梅口含著淋浴露伸著舌頭清潔著穎莉的桃花源,清潔著穎莉纖美嬌嫩的腳丫子,這兩個地方是不許她手洗的,把穎莉身體上的汗垢、灰塵洗去,把穎莉的頭發洗干淨。

接著給穎莉全身輕松按摩。利用去角質產品或是沐浴海綿,以打圈的方式輕輕按摩,去除穎莉身上的老角質層。

潔面清爽清心。先用洗面奶給穎莉洗臉,然後用臉部去角質產品輕輕的給穎莉按摩後,再敷上一層深層清潔面膜。

此時,浴缸中的水也快放滿了,水溫要保證在35C0……40C0。在熱水中加入花瓣沐浴油、浴鹽或精油、半杯牛奶為滋潤配方,扶著穎莉躺到浴缸裡,浸泡

10—15分鐘,浸泡在熱水中的穎莉,舒服地輕聲哼著,驕氣的做著深呼吸。

再現美人出浴圖,高貴驕氣的穎莉,在小梅的攙扶下離開水面,腳都無力跨出浴缸,而是由小梅給穎莉抬動搬移腿腳到浴缸外面的防滑墊布上,服伺穎莉躺到已經放平的躺椅上。

接著,小梅從腳底至心髒給穎莉做全身按摩,按摩時讓她倒一些穎莉喜愛的芳香按摩精油於手中,以打小圈的方式由下往上給穎莉按摩約

30-50分鐘。這樣做的目的是促進血液循環,消除疲勞,浴出香體來。

按摩的最基本技巧是用手掌緊貼肌膚輕輕按摩,或使用大拇指、掌心以及其他四指的指腹按壓或揉搓。而按摩完後,雖然覺得油油的也不要立即擦掉或洗掉,這些油分需要一點時間才能被肌膚所吸收。

全身通體舒暢後,小梅將穎莉身體和頭發各塗上一層護理泥,然後以棉質毛巾將頭發包住,等上十幾分鐘。

在這一時間內,小梅給穎莉把臉上的清潔面膜洗淨,改為敷上保濕面膜,最好使用那種透明凝膠狀的面膜,因為此時浴室中充滿了水氣,這種面膜有保濕劑,能抓住浴室中的水分,讓臉部更加水嫩。

此時,小梅才能用清水將穎莉全身的護理泥衝洗干淨,用多塊毛巾給穎莉全身擦干。包括穎莉腳丫子縫裡的水,都要給穎莉一點點仔細擦干淨,不能留下點滴的濕痕。最後小梅用身體滋養乳液給穎莉保養全身。臉部的保養更是必不可少的,除了小梅給穎莉做美容,穎莉還有私人美容師,每周都固定來家給穎莉做美容的。

腳丫子除了使用滋養性高的乳液外,穎莉會在保養後讓小梅替自己的美足穿上護理棉襪,讓滋養乳液更充分地被吸收。白天需要裸足出門時,穎莉會讓小梅給穎莉腳丫子擦上一層厚厚的防曬霜。

洗完澡後,太陽也快落下去了,穎莉感到涼快極了,披著薄紗睡衣躺在涼椅上納涼,陣陣微風吹過,蠶羽般的薄紗睡衣隨風飄動,風兒不時的掀起穎莉的睡衣,色眯眯地親吻著穎莉的肌膚,隱隱約約地聽著,被風兒飄散了的貝多芬的田園交響曲。

浴後的穎莉慵懶疲憊地擎著牙簽不時的挑著剝好皮,切好塊的時令水果,送進肉嘟嘟的小嘴裡品味著,補充著身體的飢渴。

伺候穎莉洗澡的小梅,還在緊張地忙活著,雖然穎莉使用後的浴室也不用她收拾,有鐘點工給穎莉清理,她只負責檢查鐘點工是否給穎莉浴室收拾干淨了即可。此刻正跪在穎莉腳下,給穎莉修腳,染趾甲。累的小臉通紅,大滴大滴的汗珠子順著臉頰流淌著,顧不上擦一下。

看著跪在腳下精心伺候穎莉的小梅,穎莉終於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小梅,你爸爸的病咋樣了?”穎莉關心的問。

“回女王,昨天我媽來電話說,爸爸的二次手術很成功。”

“哦,那就好,你告訴你媽媽,別心疼錢,有什麼好藥盡管用。”

“謝謝女王!”

“不用,我已經給你辦好了,明天你就可以去職業學校上學了。”

“謝謝女王!”

“呵呵,別恨我就行,我這麼對你,你不恨我嗎?”

“不……不……你給我拿錢給我爸治病,又讓我讀書,我感激你。”

“你別恨我,什麼人什麼命,你天生就是賤命,你不要有什麼自尊,你在我這裡,比你上街出賣肉體做妓女,讓多少男人肏好多了,是不?”

“是的。”

“靚麗佳人分外嬌,悠閑瀟灑好逍遙。人生自古分貴賤,公主前世帶奴隸。舒舒服服扇輕搖,玲瓏玉趾搭奴肩。雍容華貴世人服,坐戲奴婢好舒適。悠閑蹺著二郎腿,奴婢舔趾何足道。”穎莉吟著。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